主页 > 生命环球 >取车被捕‧不肯就範‧学院生:警虐打我 >

取车被捕‧不肯就範‧学院生:警虐打我

原创 生命环球 作者: 时间:2020-06-23 02:41:01 838
取车被捕‧不肯就範‧学院生:警虐打我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)一名学院生申诉,他出席朋友的生日派对后準备取车回家时,突遭辅警无原由拘捕,并遭强拉回警局;由于他不肯就範,警局内的两名警员随即对他拳打脚踢,甚至挑战他“单挑”。他被连续被虐打了近半小时后一度休克,全身伤痕累累。来自快乐花园的辜俊荣(20岁)是世纪学院的会计系学生。他今日(週日,6月7日)在父母、约10余名亲友及民主行动党首邦市州议员杨巧双、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、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、社青团团长陆兆福及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陪同下,召开记者会,道出警方向他动粗的经过。上手铐强拖进警局辜俊荣指出,他于5月24日出席朋友位于双威广场内酒吧的生日派对,约凌晨3点左右离开酒吧,独自到广场底层停车场取车返家。“这时一名男辅警逮捕我,直接把我带回警局。我不停问他为何逮捕我,但他却没有给我任何理由,就强把我拉走。”男辅警过后把他带往双威警局,把他交给警局内的两名警员后,就离开了。“我当时不愿进警局,并不断询问警员我到底犯了甚幺错。但对方不只不理我,还为我拷上手铐,强拖我进警局。”他说,在被拉入警局期间,他不停地挣扎反抗,左脚还无意的踢破了警察局前的玻璃门。他表示,当时他仅想知道自己被逮捕的理由,并无意反抗,也无意要踢破警局的玻璃门。“两名警员可能以为我故意生事,因此很生气的把我拉进警局。他们大声责骂我,并开始对我拳打脚踢。”他心有余悸地指出,当时他的双手已被上拷,根本没有能力反抗,只能任两名警员殴打。“他们用拳头殴打我的脸部,挥拳击中我的眼睛,踢我的背部及手臂等。他们殴打我将近半小时才停止。”他因不堪被虐打而一度休克。待醒过来后,他就被带往进行验尿程序,检验结果呈阴性。他随后被带往首邦警局,并于上午11点被带上灵市推事庭进行延扣;随后被带到医院验伤,一直折腾到5月26日傍晚6点才获释。警员矛头指向儿子父:说儿子头撞墻壁受伤受害者辜俊荣的父亲辜德云(50岁)指出,当他在警局看到孩子伤得这幺严重时吓了一大跳,并询问警员为何孩子会变成这样,警员竟将矛头指向儿子,说是儿子自虐地将头撞向墻壁而受伤!辜德云在记者会上指出,他在发现儿子彻夜未归后,担忧儿子发生意外,因此听取朋友意见,到警局探听消息。由于他们居住在快乐花园,因此先到蒲种区警局寻找儿子的蹤影。经过多番查探,始获知儿子被扣在首邦警局,因此马上赶过去。被儿子伤势吓一跳当时,他被一名警员告知儿子安然无恙后,顿时放下心头大石;但当他见到儿子后,却被儿子身上的伤势吓了一跳,一股无名火油然而生。“当时有一名叫‘依斯迈´的警员告诉我说,是我儿子自己去撞墻壁导致受伤。我后来从儿子口中得知,原来他就是被这名叫‘依斯迈´的警员殴打!”他事后準备针对儿子被殴打的事件报警却不果,唯有将孩子保释后,于6月3日到十五碑警局报警。不过,案件迄今仍未有任何进展。没犯罪前科父疑警殴儿动机父亲辜德云指出,他的儿子仅是一名学生,没有任何犯罪前科。他质疑警方在没有任何理由下,可以如此狠心殴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青年。受害者辜俊荣是辜德云的独子。辜德云指出,警方至少有必要告诉他儿子犯了甚幺罪,让儿子有机会承认或辩护,而不是遭到莫明的殴打。他说,他带儿子前往十五碑警局报案时,警方表示欲单独与儿子录取口供,惟他担心孩子再次“受对付”,继而要求陪同孩子录取口供,但遭到拒绝。他将针对此事向警方採取法律诉讼行动,以为儿子讨回一个清楚的解释及理由。不知遭扣理由辜俊荣声称,在被扣留期间,他不但不知道警方逮捕他的理由,同时也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繫,令他深感徬徨无助他说,幸好父母发现他彻夜未归,担心他遇车祸或遭绑架,而到各区警局寻觅他的蹤影,过后始从推事庭中担保他出来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如今,他感到非常不满的是,从获释至今,警方始终没有透露逮捕他的理由。被殴至吐血全身伤辜俊荣说,他被两名警员殴打至重伤,以致脸部及眼睛红肿、背部有类似藤鞭鞭打的伤痕、额头、手臂及腿部等都有瘀青,令他难受不已。儘管事发迄今已有两週,但他的伤痕仍未痊愈,尤其左眼依然红肿未消。他追忆,当时因被殴打至重伤,满口是血,他感到非常难受,于是将口中的血吐出来,但此举却引来其中一名警员不满,并警告他不得再将血吐出来。“但当时我口中都是血,不得不吐出来。相信这名警员以为我故意不听从指示,因此再次对我动粗。”“另一名警员见状不只不阻止,反沖上来挑战我与他打斗。我拒绝这幺做,对方见没辄就离开了。”疑遭“点错相”涉殴斗案辜俊荣指出,事发当晚,他到酒吧是为朋友庆祝生日。不过,由于当晚酒吧外发生一批年轻人打架闹事事件,而他却刚好经过,相信因此被辅警“点错相”。“我都不认识那批打架的人,所以没有停下来观看,而是走向停车场取车,想不到却被辅警逮捕了。”他指出,儘管平时有出夜街,但很少到酒吧玩乐,岂料此次却莫明遭殃。被诬赖殴警申请延扣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”,辜俊荣坦言,经过这次被警方殴打经历后,他见到警方就感到害怕了!他说,他遭警方粗暴的无礼对待,事后反被警方以“殴打警方”及“打破警局玻璃门”理由,被带上法庭延扣。他也强调,从被逮捕至释放过程中,警员从未透露逮捕他的原因;同时,他也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繫。“我的手机在被警察殴打时已摔坏了,令我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繫。”哥宾星:有权知被捕原因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指出,在刑事程序法典上,任何被警方以手铐逮捕的嫌犯,都有权获知本身被逮捕的原因。他指出,儘管刑事程序法典列明,警方在特别情况下可使用武力,但在这宗案件上,辜俊荣双手被铐,且身高只有166公分,体型明显比两名警员小,警方实在没有理由对辜俊荣拳打脚踢,甚至在过后又指辜俊荣是自虐。他指出,去年年尾发生的古甘案件仍未完结,并且已引起全民的关注,但有关案件在过去半年来并无任何进展。他表示,全国警长应就警员疏忽事件而受批评,内政部长希山慕丁也必须严正看待这些案件。哥宾星要求警方儘快採取行动调查案件,并给受害者合理的解释;同时,他表示将协助受害者入稟法庭起诉警方。杨巧双:类似古甘案件民主行动党首邦市州议员杨巧双指出,她在接获此投诉后,马上前往警局了解真相。然而,警方还是给相同的答案,即辜俊荣是自己撞向墻壁而受伤。她指出,辜俊荣的案件不禁令人联想起发生在首邦市大班的古甘案件。她认为,警方在古甘案件后,应更谨慎处理案件。她希望警方能儘快针对此事给受害者合理的解释。林立迎:应全程录影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指出,刑事程序法典法案于今年3月进行修改时,允许被告在法庭内进行拍摄或录影;但他建议,拍摄或录影工作必须从嫌犯被逮捕那一刻做起,以免类似警方殴打嫌犯的案件再次发生。“我当时在国会提出疑问,为何不是在嫌犯被逮捕时就开始进行录影工作呢?当时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回应说,他的权限仅限于法庭範围。”陆兆福:设投诉警察委会社青团全国总团长陆兆福指出,若内政部长有意改革警队,那就必须听取成立警察投诉及违例行为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建议。他指出,儘管受害者已向警方报警,但要如何确保警方对涉嫌案件的警员展开调查,民众对此并不抱有信心。‧2009.06.07
相关文章